万和城平台|万和城平台注册|万和城代理注册【官网登录】

【万和城在线平台】依赖大客户令华恒生物“很受伤” 多项财务数据勾稽关系异常

记者 | 谢碧鹭

华恒生物来自第一大客户的营收占比接近五成,为了留住该境外大客户,在美国增加关税之后,华恒生物不得不为该客户降低产品售价。由此来看,在大客户“依赖症”之下,其议价能力令人担忧。

前不久,安徽华恒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恒生物”)顺利通过科创板首发上市申请。但若仔细阅读其招股书,就可发现该公司仍然存在不少疑点。《红周刊》记者今年6月份曾发表过一篇题为《华恒生物患境外销售“依赖症”,逾亿元含税营收缺乏数据支撑》的文章,其中提到了其客户集中度过高的问题,实际上,对于华恒生物依赖第一大客户的问题非常值得关注。

事实证明,因为存在大客户“依赖”,华恒生物议价能力并不强,为了维护大客户,其在价格上做出过不少让步。此外,据《红周刊》记者核算,报告期内,其营收和采购数据均存在疑点,需要公司做出解释。

议价能力不强

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华恒生物的客户集中度较高,特别是对第一大客户巴斯夫的销售,报告期内占比分别为49.95%、54.39%、46.25%和44.74%,同时占公司L-丙氨酸销售额的59.26%、64.42%、65.1%和60.08%。

据招股书介绍,巴斯夫成立于1865年,是全球最大的化工企业之一,华恒生物对该公司的“依赖”,短期内虽然有利于企业收入的快速增长,但对于一家即将上市,且已经度过初始发展阶段的企业而言,这无疑也是存在不小风险的。尤为重要的是,该客户还是境外客户,不论是国际贸易环境,还是国际政治生态,一旦发生变化,都会给交易双方带来诸多不确定性风险。而因为存在对客户的“依赖”,华恒生物业绩也深受其影响,因此,在双方的交易中,华恒生物的议价能力明显偏弱。

根据华恒生物和巴斯夫签订的采购协议中约定的最优惠客户条款,如果供应商在履行合同期间向某个将产品用于特定工业应用的采购方以更低的价格和/或更优惠的条件交付产品,在价格差异存在的期间内,供应商应该通知巴斯夫并给予巴斯夫同样的更优惠的新价格和/或更优惠的条件。

事实上,为了强化二者之间的合作,华恒生物已经做出了不少让步。例如2019年5月,美国提高了部分从中国进口产品的关税,为了分担因L-丙氨酸产品关税税率调整对巴斯夫产品成本产生的影响,华恒生物对巴斯夫(美国)销售的L-丙氨酸产品每千克下调了0.15美元,结果导致华恒生物在北美地区的销售额下降了11.41%,毛利率也因此受到了影响。由此不难看出,在对大客户存在“依赖”的情况之下,华恒生物“很受伤”,在实际交易过程中,其议价能力严重受到了影响。

此外,根据华恒生物和巴斯夫签署的《第四次修订协议》,合同期限至2022年底,因此,无法保证双方的合作能够一直持续下去,一旦失去这位大客户,华恒生物的业绩难免会受到不利影响。

营收数据存在异常

在之前的文章中,《红周刊》记者曾提到,华恒生物2019年营收、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间的财务勾稽关系存在异常。实际上,除2019年外,其2018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与相关数据的财务勾稽关系也是疑点重重。

《【万和城在线平台】依赖大客户令华恒生物“很受伤” 多项财务数据勾稽关系异常》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华恒生物的营业总收入为4.21亿元,其中境外收入为2.46亿元,该部分营收不需要考虑增值税,剩下的国内营收部分还需要考虑到增值税税率的变化(该部分营收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自2018年5月1日起,由17%下降到16%),据推算,当期华恒生物的含税营收大致为4.49亿元。理论上,企业的营收要么是以现金的方式收回,要么形成经营性债权,那么华恒生物的情况又如何呢?

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华恒生物“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54亿元,此外,当期华恒生物的预收款项相较于2017年增加了约50万元,那么华恒生物当期所收到的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大致为3.53亿元,该金额相较于当期的含税营收要少约9600万元,理论上,当期华恒生物的经营性债权应该要增加约9600万元。

疫情对2021退休工资有多大影响?

财经头条,财经新闻,投资价值【万和城平台】【万和城娱乐登录注册】

截至2018年末,华恒生物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和应收账款所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为2491.89万元、6352.51万元和383.6万元,上述几项相较于2017年末仅增加了约1100万元。这显然和理论应该增加的金额并不相符,大概存在8500万元的差距。也就是说,2018年华恒生物大概有8500万元含税营收既没有实现现金流入,也没有经营性债权的支持,需要公司进一步披露。

以同样的逻辑核算其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数据,亦存在类似的情况。

2020年上半年,华恒生物的营业总收入为2.58亿元,其中国内营收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为13%,可计算出其含税营收为2.74亿元。当期其“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85亿元,其中预收款项变化不大,可忽略不计,因此其现金流入相较于含税营收要少约8900万元。经营性债权方面,2020年6月末,华恒生物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应收款项融资和应收账款所计提的坏账准备合计相较2019年末仅增加了约4200万元,比理论上应该要增加的金额少了约4700万元。

结合此前文章,也就是说,华恒生物连续两年又一期的营收数据均存在勾稽异常,需要公司给出合理解释。

采购数据令人不解

不仅如此,据《红周刊》记者核算,华恒生物的采购数据和相关现金流及经营性负债方面的财务勾稽关系也存在诸多令人不解的地方。

《【万和城在线平台】依赖大客户令华恒生物“很受伤” 多项财务数据勾稽关系异常》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华恒生物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9148.11万元,占全部采购金额的38.4%,由此可以推算出当期华恒生物的采购总额为2.38亿元。其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自2018年5月1日起,由17%下降到16%,由此可以计算出,华恒生物的含税采购约为2.77亿元。理论上,企业的采购应体现为相关现金流出和经营性债务的增减,那么华恒生物的情况又如何呢?

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华恒生物“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95亿元,此外,当期华恒生物的预付款项相较2017年增加了大约135万元,考虑到这方面因素的影响后,华恒生物当期所支付的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大约为1.94亿元,相较于含税采购要少8300万元,那么,理论上华恒生物的经营性债务当期应当要增加8300万元。

而经营性债务方面,截至2018年末,华恒生物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分别为197.65万元和6990.62万元,两项合计比2017年末增加了约800万元。这跟理论上应该要增加的金额并不相符,大概存在7500多万元的差距。也就是说,当期华恒生物大概有7500万元的含税采购既没有现金流出,也没有相关经营性债务的支持。

以同样的逻辑核算其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相关数据,亦有类似的情况存在。

2019年华恒生物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1.11亿元,占总采购额的45.39%,由此可以推算出当期采购总额为2.45亿元;2020年上半年,其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5032.8万元,占总采购金额的42.7%,由此可以推算出当期采购总额为1.18亿元。其采购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自2019年4月1日起,由16%下降到13%,由此可以推算出这两期华恒生物的采购总金额分别为2.78亿元和1.33亿元。

在合并现金流量中,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华恒生物“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1.75亿元和6827.16万元,此外2019年华恒生物的预付款项减少了约260万元,2020年则增加了约40万元,因此,这两期中,其支付的与采购相关的现金分别约为1.78亿元和6800万元,这跟含税采购相比,分别少了1亿元和6500万元。

经营性负债方面,2020年6月末,华恒生物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比2019年末仅增加了约1200万元,而2019年末,则比2018年减少了约2000万元,因此,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含税采购和相关现金流及经营性债务之间分别存在大约1.2亿元和5300万元的差距。

(文章发表于11月28日《红周刊》

(文中提及个股、产品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万和城百科】【万和城登录测速注册】

建材福耀信义福莱特旗滨上榜胡润2020中国民企500强

财经头条,财经新闻,投资价值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