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和城平台|万和城平台注册|万和城代理注册【官网登录】

【万和城品牌】华立科技诸多关联关系未披露,涉行贿案法律风险犹存

11月30日,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员会将召开2020年第52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将审议广州华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立科技”)等企业的IPO申请。

招股说明书披露,华立科技计划发行新股不超过2170万股,拟募集资金4亿元,将投入终端业务拓展、研发及信息化建设、营销及售后服务体系建设、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保荐机构为海通证券。

尽管华立科技即将上会,IPO之路已走到关键一步,但经鉴上市公司课题研究组了解到,公司关联关系错综复杂,信息披露有多处瑕疵,还涉及行贿案件、法律风险不容小觑。

诸多关联关系未披露,财务真实性待考

华立科技成立于2010年8月20日,公司主要从事游戏游艺设备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和运营,通过向客户销售游艺游艺设备及提供运营服务等实现盈利。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1-6月,华立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3.87亿元、4.48亿元、4.98亿元、1.07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611.99万元、3136.16万元、5976.91万元、118.74万元。

经鉴上市公司课题研究组注意到,华立科技存在多处未披露的关联关系,财务数据真实性存疑。

招股说明书披露,东莞市恒翔游艺有限公司为华立科技二级子公司,该公司于2019年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马智勇;而马智勇的联系方式同时还登记在东莞市长安胜域游艺场的工商资料中。

华立科技公开转让说明书及2016年报中曾披露,东莞市长安胜域游艺场、东莞市胜域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为公司应收账款前五名单位,同时还存在部分坏账准备,而这两家公司都属于非关联方。

工商资料显示,长安胜域的投资人、法定代表人为苏耀坚,苏耀坚同时担任胜域动漫的监事。而在苏耀坚投资之前,长安胜域的投资人是时任华立科技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李珂先生。

不仅如此,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一份民事裁定书中披露,苏耀坚2016年还代表华立科技进行了相关产品采购。种种迹象表明,不论是李珂、还是苏耀坚,都是或曾是华立科技的员工。

华立科技为何界定长安胜域、胜域动漫是公司非关联方?华立科技时任副总经理、财务总监李珂先生投资的长安胜域与公司存在关联交易、甚至还有坏账产生,招股说明书为何没有详细披露?

黑马与神股齐飞,鸡毛与泡沫一色

财经头条,财经新闻,投资价值【万和城是个什么样的平台】【万和城娱乐账号怎么注册】

另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华立科技实际控制人为苏本立,其与苏本力系兄弟关系。苏本力持有公司5.42%的股份,目前还担任广州得鸿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

工商资料显示,得鸿物业于2020年4月注册成立,公司地址位于番禺区大龙街竹山村工业路55号(厂房2首层);而华立科技子公司广州华立科技软件有限公司与得鸿物业处于同一地址。

不知得鸿物业是否主要服务于华立科技?二者是否存在关联交易或利益输送等现象?为何同样未见披露?需要公司给出答复。

高管履历存瑕疵,涉行贿案法律风险缠身

招股说明书披露,华立科技董事、副总经理Ota Toshihiro先生,其于2003年11月-2010年12月任广州市铃基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但据工商资料显示,铃基电子于2004年11月才成立,不知Ota Toshihiro是如何提前1年时间效力一家不存在公司?Ota Toshihiro的履历披露是否真实?华立科技其余董监高人士是否存在类似情形?

此外,苏氏家族成员苏漫丽女士也是华立科技股东,尽管招股说明书披露其不担任任何职务,但苏漫丽的私人联系方式却出现在华立科技二级子公司广州悦翔欢乐游艺城有限公司的工商年报中。

华立科技苏氏家族人员占股较多,且多从事与公司相关产业链的业务,招股说明书对此方面的披露是否不全面?是否存在隐瞒披露的情形?我们不得而知。

经鉴上市公司课题研究组还注意到,华立科技涉及一起行贿案件,或存存在法律风险。

据相关公开判决书披露,行贿人苏某某(广州华立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多次向广东省文化厅文化市场与产业处副处长肖某贿送现金等物,肖某在广州华立科技有限公司申请广州市天河城游艺娱乐场所经营牌照及游戏机机型机种的内容审核中提供帮助。

不知该案件中提及的苏某某是否就是华立科技董事长苏本立先生?公司通过贿赂而获取的相关经验许可证是否还有效?是否会对本次发审产生实质阻碍?以上诸多问题,或将给华立科技上会前景及未来发展造成较大影响。

内容来源:经鉴

【万和城娱乐怎么注册】【万和城百科】

跨年大牛股,非它莫属!业绩有望暴增688%!

财经头条,财经新闻,投资价值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