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和城平台|万和城平台注册|万和城代理注册【官网登录】

【万和城代理平台】郎酒冲击IPO: 高负债下的“野蛮生长”

《【万和城代理平台】郎酒冲击IPO: 高负债下的“野蛮生长”》

6月5日,证监会网站预先披露了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郎酒”)招股说明书。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本次A股IPO拟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股份,募集资金74.54亿元用于投建“优质酱香型白酒产能建设项目”“郎酒数字化运营建设项目”“郎酒企业技术中心建设项目”“优质浓香型、兼香白酒产能建设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

事实上,这是自2007年以来,郎酒第三次奋力进军资本市场。此前两次IPO都因为不明原因戛然而止。作为酱香酒第二股的有力挑战者,郎酒董事长汪俊林对郎酒充满了信心。他曾多次公开“喊话”茅台,要与茅台齐头并进,并肩而立。而2019年茅台的营收为884.3亿元,而郎酒的营收为83.48亿元,尚不及茅台的十分之一。

《商讯·公司金融》发现,郎酒的资产负债率持续高于同行业头部公司,并且连续3年超总资产66%,是茅台的2倍。在高负债前行中,郎酒的频繁提价与压货是否是必然选择?

毛利率上升明显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三年间郎酒业绩增长迅猛。分别实现营收51.16亿元、74.79亿元和83.48亿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同比增长46.18%和11.62%。同期,该公司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3.04亿元、7.12亿元和24.25亿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同比增长134.33%和240.30%。

《【万和城代理平台】郎酒冲击IPO: 高负债下的“野蛮生长”》

《【万和城代理平台】郎酒冲击IPO: 高负债下的“野蛮生长”》

虽然营收呈上升趋势,但是其增速明显下滑。郎酒股份在2019年营收增速较2018年下滑34.56个百分点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却同比大幅增长超100个百分点。针对这一现象,郎酒股份解释称,这是公司提升销售额、降低原材料成本、和控制广告费支出的叠加效果。

据《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归母净利润有较大幅度增长的主要原因是,提升了产品毛利率,同时广告成本支出有所降低。从毛利率来看,2017年至2019年,郎酒股份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不断攀升,分别为67.71%、75.38%和80.94%。

《【万和城代理平台】郎酒冲击IPO: 高负债下的“野蛮生长”》

招股书信息显示,2019年郎酒的毛利率是80.94%,仅次于茅台、泸州老窖,位居第三位。2017-2019年,郎酒的毛利率快速提升,分别为67.71%、75.38%、80.94%。

《【万和城代理平台】郎酒冲击IPO: 高负债下的“野蛮生长”》

网易成功在港上市,360金融也将回归?公司:不予置评

财经头条,财经新闻,投资价值【万和城的意思是什么】【万和城国际】

对于毛利率持续提升的原因,郎酒公司在招股书中坦言,主要是因为产品结构调整(高端化)与销售价格提升。

提价、压货并行?

郎酒的高毛利离不开终端价格的提升。2017年6月,郎酒将旗下高端品牌青花郎的广告语从“酱香典范”换成“青花郎,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并且将其作为高端品牌进行重点打造,以期营造能茅台比肩的高端形象。

自然在价格上需要对标。一瓶普通的飞天茅台出厂价为969元,厂家指导零售价为1499元,终端零售价目前在2400元左右,在价格方面郎酒已经直接对标飞天茅台。

2019年6月,郎酒宣布青花郎产品的出厂价上调79元,从780元拟提至859元;12月,出厂价进一步上调50元至909元,烟酒店供货价为890元,团购最低成交价为920-980元。据媒体报道,郎酒在核心经销商沟通会上宣布青花郎未来的目标零售价为1500元/瓶,将在三年内分6次提价来达成,而53度飞天茅台的厂家指导零售价为1499元/瓶。

就在6月10日,郎酒公司再次下发提价通知——《关于青云郎酒、红运郎酒价格调整的通知》。根据通知,自6月25日起,郎酒将上调多款规格的青云郎酒和红运郎酒的出厂价,并相应上调产品的建议零售价。

《【万和城代理平台】郎酒冲击IPO: 高负债下的“野蛮生长”》

不过,对于高毛利率和频繁提价,有媒体报道称,郎酒的青花郎等主推产品,均出现了价格倒挂现象,市场对产品的涨价不太买账。此外,郎酒为了冲刺业绩,除了涨价,还在不断向经销商压货,多名渠道商和经销商都对此多有抱怨。

高负债抢占市场

近年来,郎酒在获得不错业绩的同时,资产负债率也居高不下。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至2019年,郎酒的合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7.06%、67.02%及66.06%,近三年普遍保持在60%以上。

与同行业上市公司2019年同期相比,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和古井贡酒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2.49%、28.48%、32.38%、52.55%及32%。可以看出,郎酒的资产负债率在行业中属于偏高水平。对此,郎酒方面解释称,主要系公司近几年通过负债方式大力拓展基酒产能与储能、增加营销投入等。

《【万和城代理平台】郎酒冲击IPO: 高负债下的“野蛮生长”》

截至2019年年末,郎酒股份总负债达138.33亿元,同比增长31.80%。其中,流动负债116.86亿元,非流动负债21.47亿元。而在流动负债中,短期借款高达23.87亿元,应付账款达8.96亿元,而应收账款仅为0.11亿元。

招股书中也指出,公司在较高资产负债率的情况下,如果公司未来经营活动现金流入不及预期,或许会对公司的还本付息造成不利影响。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募资用途中,郎酒也将用1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近年来,郎酒为提高名优基酒生产、储存能力等而持续进行产能建设和生产技术改造。其中,天宝洞酒店、青云阁、红运阁等郎酒庄园项目相继投入建设,形成了较大的资金需求。

另外,郎酒在风险提示中指出,公司在较高资产负债率的情况下,如果公司未来经营活动现金流入不及预期,会对公司的还本付息造成不利影响。此外,公司募投项目将使得公司酱香型基酒产能增加2.27万吨,浓香型、兼香型基酒产能增加3.342万吨。如果公司有关措施执行效果不及预期,可能造成公司新增产能不能消化,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万和城代理平台】郎酒冲击IPO: 高负债下的“野蛮生长”》

难怪,《商讯·公司金融》看到,高负债之下,郎酒股份2018年和2019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9.32亿元和19.37亿元,2019年销售费用较2018年,同比下滑33.94%,减少了9.95亿元。

【万和城平台有限公司】【万和城是个什么样的平台】

机构大力加仓三人行,次新股的它会是下一个空间龙头吗?

财经头条,财经新闻,投资价值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