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和城平台|万和城平台注册|万和城代理注册【官网登录】

【万和城品牌】1元“卖子求生”,恺英网络“传奇”不再?

9月15日,恺英网络公告称,拟以人民币1元的价格向周瑜转让其所持浙江九翎70%股权。9月17日,公司再度披露,子公司股权转让已经完成。

“1元卖子”背后颇有无奈的意味。去年12月底,传奇IP株式会社(下称“传奇IP”)曾提起国际仲裁,向浙江九翎索赔76.62亿元,公司股价应声跌停。而除了来自外界的压力,经营日渐窘迫的恺英网络或也亟待从诉讼泥潭中抽身。

1元卖子背后的天价索赔

公开资料显示,浙江九翎成立于2017年4月,是一家专注于H5游戏和微信小游戏研发与发行的综合性互联网企业。2017年,其自主研发的H5游戏《传奇来了》上线首月流水即超千万元,2017年总收入超过2.5亿元。

彼时,想在H5页游领域分得一杯羹的恺英网络,很快注意到了浙江九翎。

2018年5月、6月,恺英网络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恺英”)与浙江九翎的股东周瑜、黄燕、李思韵、张敬先后签署协议,按照15.2亿元的估值,斥资10.64亿元现金,将浙江九翎70%股权收入囊中。

交易方不仅给出2018-2020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9亿元、2.2亿元和2.9亿元的业绩承诺,同时约定,股权转让完成后12月期间届满前,以不低于5亿元资金购买恺英网络股票。

然而,逾10亿“真金白银”却买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据恺英网络此前披露的公告,2017年11月22日,传奇IP与浙江九翎签署《热血传奇HTML5游戏许可协议》。根据协议,传奇IP授权浙江九翎在中国使用其与第三方共同拥有的“热血传奇知识产权”于HTML5游戏中的开发和应用等,浙江九翎应支付传奇IP授权费、最低保证金,并根据浙江九翎开发游戏的收入情况,按约定比例提取月度分成款及一次性奖励金。

2018年4月,传奇IP签署《授权证明书》,授权浙江九翎基于传奇IP与第三方共同拥有的“热血传奇”游戏开发的HTML5移动游戏“龙城战歌”发行和运营的权利。

2018年12月,恺英网络披露,浙江九翎收到了韩国商事仲裁院送达的《仲裁申请》,传奇IP主张浙江九翎向其支付包括保证金、月度分成款等合计1.71亿元。同时,恺英网络表示,浙江九翎已适格履行其根据《合作协议》而应承担的义务,不存应支付而未支付的款项。

事情并未告一段落。2019年5月,传奇IP再度递交索赔声明,索赔金额已提至25亿元。恺英网络公告表示,传奇IP已经涉嫌恶意仲裁,通过提出极高索赔金额对公司进行讹诈,公司将积极落实本次仲裁事项的应诉工作。

然而,同年12月,传奇IP再次在庭审中,将索赔金额增加至76.62亿元,而恺英网络当时的市值仅约60亿元。

今年4月,“天价索赔案”迎来进展。浙江九翎收到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的《仲裁案裁决书》。判决结果显示,浙江九翎应向传奇IP合计支付约5.02亿元。

恺英网络表示,由于该仲裁裁决赔偿金额已远超浙江九翎2019年末的净资产额,公司对该事项全额计提了预计负债,于2019年末对浙江九翎进行商誉减值测试并全额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同时,恺英网络称,鉴于浙江九翎存在多起未结重大仲裁诉讼案件,上海恺英与浙江九翎原股东签署《关于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之终止协议》,拟将其持有的浙江九翎股权返还给原股东,原股东向上海恺英返还股权转让价款。

此时,距离恺英网络收购浙江九翎还不到2年的时间。

《【万和城品牌】1元“卖子求生”,恺英网络“传奇”不再?》 来源:摄图网

断臂求生

根据最新公告,7月3日,上海恺英收到《民事裁定书》,其持有浙江九翎70%股权被司法冻结。

此外,浙江九翎还存在三起未结重大IP争议仲裁诉讼案件、一起未结合同纠纷案,判赔金额已达人民币22.9亿元,且经评估公司评估,浙江九翎净资产账面价值为0万元,评估价值为-20.59亿元。

除了官司缠身,浙江九翎仅在2018年完成业绩承诺,实现净利润2.11亿元,2019年便由盈转为亏损4503.73万元。2020年上半年,浙江九翎再度亏损781.92万元。

而浙江九翎的表现也直接拖累了恺英网络的业绩。2019年,由于计提预计负债增加了营业外支出,以及对浙江九翎全部商誉9.55亿元计提了减值损失,2019年,恺英网络归母净利润亏损18.95亿元,交出了2015年借壳上市以来最差的成绩单。

中国股市:医药牛了十年,未来还能牛十年吗?

财经头条,财经新闻,投资价值【万和城平台网站】【万和城平台最高奖金】

另一方面,浙江九翎原股东也并未按约履行回购义务。股权转让完成后12个月期间届满时,原股东仅投入1.06亿元购买恺英网络股票,尚有3.94亿元未履行买入义务。

浙江九翎无疑已成为一块“烫手山芋”,恺英网络想要“退货退款”也历经了不少波折。

尽管前期已签订协议,今年7月1日,恺英网络再度披露,浙江九翎原股东黄燕要求对《终止协议》约定的债权债务解决方案进行修改,并于6月28日到公司索回了《终止协议》签字页。

随后,8月10日和8月12日,上海恺英应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要求原股东履行业绩补偿义务及相应的利息损失、本案的律师费、诉讼费和保全费等,并于8月13日收到了《案件受理通知书》。

而经历了此前原股东索回《终止协议》、上诉未果后,此次以“1元交易”达成和解,或令恺英网络松了一口气。

关于此次交易,恺英网络公告称,秉承友好协商的精神,周瑜、李思韵希望与上海恺英之间就浙江九翎业绩补偿纠纷达成调解方案,本次浙江九翎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无需投入大量资源应对繁冗的法律纠纷,有利于公司集中人力、资金等资源专注投入产品开发和运营。

风波不断

事实上,近年来恺英网络始终风波不断。

除了浙江九翎卷入传奇IP纠纷,恺英网络旗下的《蓝月传奇》、《王者传奇》等知名“传奇”产品悉数遭遇版权方的狙击。

传奇IP源自2000年的韩国网游《热血传奇》,娱美德(WeMade)和亚拓士软件有限公司(ACTOZ)为共同著作权人。而上文提到的传奇IP系2017年娱美德分立的公司,前者从后者处继承了《传奇》的全部知识产权。

2016年6月,为了给公司的现象级页游《蓝月传奇》拿到正版授权,恺英网络及子公司浙江欢游与娱美德签订了两份授权协议。娱美德分别授权上海恺英、浙江欢游开发运营基于《传奇》IP的两款手机游戏和三款网页游戏。

然而,传奇IP的共同拥有者亚拓士并不承认上述授权。

2016年9月,亚拓士对上海恺英及娱美德提起诉讼,内容为侵害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以及确认合同无效,要求判令上海恺英不得利用娱美德的非法授权开发网页游戏和移动游戏。

被迫卷入娱美德与亚拓士之间“传奇之争”的恺英网络,遭到两面夹击。

2017年2月,娱美德以“浙江欢游未能履行付款义务,构成违约”为由申请仲裁,要求其支付保证金5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98亿元。2018年11月,娱美德将索赔额进一步提升到14.83亿元。

2019年5月,国际商会国际仲裁庭做出裁决,判浙江欢游支付赔偿金合计近4.8亿元。同年12月,上海恺英再度收到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判决娱美德以及上海恺英败诉,要求上海恺英停止使用与娱美德签订的IP授让权用以开发移动游戏和网页游戏,并共同对亚拓士进行赔偿,赔付金额人民币25万元。

饱受诉讼之苦的情况下,恺英网络也没能推出爆款游戏续写“传奇”。

公司曾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目前游戏版号审核仍很严格,导致部分产品积压,未能如期上线盈利,重点游戏《全民奇迹》、《蓝月传奇》、《传奇盛世》等游戏生命周期的黄金周期已过,游戏产品收入减少。

今年上半年,恺英网络营收进一步缩水至8.12亿元,同比下滑22.8%。半年报显示,主要系公司游戏《全民奇迹》合同到期及《蓝月传奇》处于生命末期,同时公司战略调整,应用平台XY助手推广力度减少所致。

除了业绩下滑、深陷诉讼纠纷,恺英网络在资本市场上也是危机不断。

2019年,因涉嫌操纵市场、内幕交易,公司实控人王悦、副总经理冯显超、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前监事林彬相继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锒铛入狱。同年10月,恺英网络董事长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于11月份取保候审。

今年7月,恺英网络再度因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被证监会要求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

【万和城怎么注册】【万和城登录测速注册】

金融壹账通第二季度增速强劲,将领涨美股金融科技板块?

财经头条,财经新闻,投资价值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