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潮州速递

潮州鱼生好吃吗?当然好吃啊~作为一个在深圳开餐厅的潮汕人,去年有一次我在公众号发了一次潮州鱼生的介绍。结果后台就炸了,一众吃货都哭着喊着要吃鱼生。甚至有客人直接打电话

潮州鱼生好吃吗?

当然好吃啊~

作为一个在深圳开餐厅的潮汕人,去年有一次我在公众号发了一次潮州鱼生的介绍。结果后台就炸了,一众吃货都哭着喊着要吃鱼生。甚至有客人直接打电话到餐厅:我要吃鱼生,什么时候上菜单?!

可是,问题是……

我们开的是西!餐!厅!啊~~~~

说起潮州鱼生,算是我和朋友家宴的保留节目。一般是在秋冬季节,买回一条两斤左右的草鱼,一定要生猛的,活泼乱跳带回家来,一刀给它拍老实了,然后放血、开边、剔骨、去皮、取肉。听起来场面很血腥,其实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就像庖丁解牛一样具有美感。

之后是切鱼片。

鱼生好不好吃,全看师傅的刀工,强调的是一个“薄”字。


切得好的鱼生薄如蝉翼,每一片都是透明的,迎着光看还微微泛点儿金属的光泽,漂亮至极。

装鱼生的盘子也很讲究,一般用一个略深的方盘,里面放入碎冰,冰上铺一层保鲜膜,最后将鱼片整齐地码在上面。

都说潮州人食粥是“一碗白粥,后宫佳丽三千”,吃粥只是个幌子,其实你想要的是白粥后面的卤肉、卤蛋、卤粉肠、冻鱼、冻蟹、薄壳米……(此处略去一千字)不只白粥有这种待遇,wuli鱼生也一样啊。

潮州有句俗语叫“鱼生得有好菜搭”,说的是白富美要配高富帅的意思 。

萝卜干、花生米、蒜片、姜丝、辣椒、芹菜、m香菜和白萝卜丝是标配,讲究一点儿的还会给一些切成星星状的杨桃片和一撮九层塔。最关键的是酱汁,各家各有秘方,但是基调总离不开豆瓣酱、花生酱和香油。

吃的时候完全是个性DIY:

先夹一片鱼肉放在碗中,各式菜码随意添加,最后淋上一勺酱汁,搅拌均匀都就可以开吃了。这一口进去,有鱼的鲜、菜的甜、酱的咸和花生的香,口感上肉爽菜脆而酱汁浓稠,而且前后中调各不相同,越吃越有味儿,是一次不可名状的复杂体验。

而鱼皮是另一种吃法,用开水快速焯熟之后冰镇,凉拌着吃。鱼头鱼骨也不浪费。煮一锅稀饭,把鱼头鱼骨往里头一丢,再给点儿姜丝和葱花,砂锅粥也有了。要说吃鱼技术哪家强,潮州鱼生真真是最花哨和最有层次的吃法。

————————
发了那篇公众号之后的一星期,实在是抵挡不住朋友和热心顾客的攻势,我们在餐厅里做了一次空前绝后的潮汕鱼生葡萄酒私局

……哦,还有虾生!

现在想起来还流口水……

顺丰速递快吗?

顺丰快吗?这个看相对于谁来说,或者是针对什么线路来说,你比如特大城市顺丰就很快,因为他不需要中转直达目的地,比如北京到上海,北京到广州,他的货多货物足,开一个航班很快。但是在一些中小城市顺丰未必就快了。我来举个例子:我们给石家庄的客户发货,从本省最便宜最快的宇鑫物流走15元一件第三天到货,客户说破损太严重了,你们不换物流公司我就不再进货了。
没有办法,我们把订单发到了今年异军突起的物流配货软件快递物流第三方平台—51快配app,新乡石家庄专线物流公司接单的,8块一件半天到货,宇鑫在河南周边的优势是大于顺丰的,新乡到石家庄顺丰做不到专线那么快,他顶多和宇鑫一样第三天到货,也就是在中小城市顺丰优势不大,小编还发现一个问题,现在越是中小的县城货源越多,很多产品的生产基地都设在了县城,特大城市进去的货多货源根本就不多,所以顺丰特大城市快的优势在消失,会慢慢被专线物流取代。
有人说了我一天发几十条线路都去找专线我找得过来吗?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这就是今年火起来的快递物流第三方平台—51快配app,它的模式是发货寄快递信息输入手机形成电子发货单,司机物流公司根据发货单报价,运费支付平台到货安全再付运费,由于是抢单竞价零中转直达的专线最具有优势,目前各地的专线正在雨后春笋的发展,很多专线物流公司为了应对快递公司的竞争也开始送货上门上门接货,顺丰等综合物流公司优势将进一步下降。

情思速递,欢迎赐句?

情思速递,爱意签收。


潮汕和潮州一样吗?

潮州是历史文化名城,不过潮州要一分二看。有历史上的潮州府,也有现今的潮州市。主要是新旧行政管辖范围的不同,就产生了潮州与潮汕的称谓。因为这里还涉及到潮州府与潮州市两个不同的概念,潮州府范围广,而潮州市就狭小了。如果把潮汕(汕揭潮)三市说成潮州市,那就有人会笑话你或骂你了!可别混为一谈了。



古代的潮州府行政管辖范围很大(基本覆盖了粤东地区),它除了潮汕(汕揭潮)三市以外,甚至还包括梅州及汕尾地区。因此广义上讲,这些地区的人都称之为潮州人,海外汕尾及梅州客家老一代的华侨也称自己是:我来自潮州,我是潮州人。胶己人!(在古代是潮客不分家,有潮便有客的。直到1949成立兴梅专区,1968年脱离汕头专区管辖成立梅县专区,1979年梅州独立成市)


1860年汕头开埠,1921年汕头立市到新中国成立后,随着行政管辖及粤东政治中心逐渐转移到了沿海的汕头市,原来的潮州府就变成了潮安县。因此在91年前,汕头市的管辖范围为:潮安、揭西、普宁、饶平、潮阳、澄海、惠來、南澳等八县。92年汕头市分拆为汕揭潮三市,潮州、揭阳分别独立为市。其实现潮州管辖范围只有潮安与饶平两县,辖区范围不包括揭阳、汕头。因此今潮州市非古潮州府。人们为了方便叫汕揭潮三市的总称,取1902年一条汕头至潮州的铁路名:潮汕。狭义上讲,潮汕就是汕揭潮三市的简称。广义上讲,潮汕地区是包括了汕头、潮州、揭阳、汕尾四市。(由于汕尾地区在历史上与潮汕三市的分分合合,导致该地区行政区分十分困难。不过从广东省新的行政划分看,汕尾也是属于潮汕地区的范畴)

注:分拆后的汕头市管辖范围调整为原老市区(金平、龙湖等区)及潮阳、澄海。揭阳市包括了原揭西、普宁、惠來三县。潮州市为原潮安、饶平二县。


潮州的生活水平怎么样?

很好,只有潮州人自己感觉,对于外地人或喜欢大都市,名市的人来说,潮卅确实比不上其他城市建设,但本土风格与文化是外人不能理解的,潮州人很幸福自知。珠三角很出名,但财富是外地人创造的,本土人成为少数民族,虽有点钱,但很危险,有消亡的可能,潮卅有点排外,才是生存之道。全世界有人能说潮汕人无钱吗?珠三角的高楼大厦是本土人财产吗?这是国家行为与本土经济的区别。不是吗?

潮州有什么名菜?

潮州的好吃的东西简直不要太多,我就稍微说几个。觉得还可以的求个赞~~~

说到潮州,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牛肉丸,俨然已经成为潮州的标签了。潮汕牛肉丸有嚼劲,有点甚至有拳头大小,其中又以手打牛肉丸更为好吃。可惜现在正宗的手打牛肉丸越来越少了,不过牛肉丸还是到潮州不可不尝的一道美食。

潮州人对牛的研究简直不能太透彻,用尽了牛身上的每一个部位。或者你知道牛肉,但你不一定知道牛肉还有分吊龙、匙皮、胸口朥……就连牛的内脏都被处理成绝赞的牛杂汤。

说了这么多肉,我们再来讲讲素食。菜头粿绝对知道一尝。所谓菜头,就是……白萝卜。煎到金黄的菜头粿,加上豆芽、葱花,或者鸡蛋,绝对是你味蕾的一道盛宴。当然,除了菜头粿之外,潮州的粿类繁多:饭粿,发粿,鼠粬粿,甜粿……数不尽啦~

再来讲讲甜品。所谓甜汤,是有薏米,红豆,淮山,芋头等熬成,用料绝对是丰富,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吃不到。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种叫鸭母稔的特色材料,想知道它是什么吗?来潮州吃吧。

潮州的美食还有很多,鉴于我回答到实在是太饿无法继续写下去了,暂时就到这吧~

潮州怎么那么多有钱人?

在潮州人眼里,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能否赚钱才是最主要的。正因为如此,潮州人才四处闯荡,占据了外地人不屑一顾的那些领域,不声不响地富了起来。潮州人追求自主、自立,人人都想当老板,且敢冒当老板的风险。他们不论干什么,生活中总充满乐趣,而且敢于生活,善于生活,洒脱,顽强,从不失望。
潮州人与欧洲人的“文化冲突” 潮州人三次大起大落的经商故事 中国“犹太人”2005炒什么
潮州人走在广东人前面 潮州人:经济动物 潮州人的

海外生意



改革开放后,中国的角角落落都活跃着一群群浪迹天涯、不辞劳苦、精明肯干的潮州人。最初,他们十分不起眼,人们只是从修鞋、小发廊、小商贩中认识他们的。潮州人除了江南人那般瘦小那般灵秀外,就是默默地干活,做生意,他们与其他地方的民工、小商贩没有什么两样。但是,慢慢地,温州发廊、

温州服装店

、温州电子城、温州产品越来越多,各种温州

产品包装

、标牌、证书、徽章也越来越多。一时间,温州货充斥全国。渐渐地,人们对潮州人由漠视不屑,到兴趣十足,到惊奇钦羡,到仔细探究:潮州人咋的啦?这么多,这么会赚钱。

潮州人做生意,注重从小处着手。潮州人务实苦干,只要有一分钱赚,潮州人都会不遗余力地去干,从不好高鹜远,从不好大喜功。潮州人赚钱,从零做起,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一丝不苟,不像有些地方的人,大钱赚不来,小钱不愿赚,只好两手空空,而一味抱怨天不助我。

纽扣、标签、标牌、商标、小饰品、小玩具,这些外地人看不上、懒得做的“小玩意儿”,潮州人都做,他们不怕赚钱少,就怕赚不来,温州的小商品遍布全国。潮州人走的是小商品、大市场的路,他们办起企业来,也不像北京人、广东人追求大气派、大产品,同样是从小处着手,填补全国小商品市场的空白点。这里尤以乐清县柳市的

五金电器

、永嘉县桥头镇的纽扣、苍南县金乡的小商品最为著名,最为典型。

但是,潮州人是有眼光的,当他们积蓄了资本后,就会把产品由小做大,最后从纽扣到服装、鞋子,从

电子元件

到成套电子设备,从日常用的小物品到高科技产业,并且涉入房地产、金融业,于是潮州人越做越大,越做越牛。

做生意先从小处着手是温州商人起家的拿手好戏,也是他们走向成功的奥秘。

善于推销

潮州人最善于推销。

潮州人“脸皮厚”。他们不怕碰壁,也不怕别人不给好脸色看,他们只有一个念头:不管你怎么看我待我,我就是要赚你的钱!他们用笑脸,用磨破的嘴皮,用磨掉的鞋跟,把他们的产品送到全国各地,也把全国各地的人吸引到温州来。

曾几何时,温州的农民购销员在14万人以上,像蝗虫一样满天飞,人称十万大军闯南北。

柳市五金低压电器专业市场,有4000多名购销员常年在全国活动。被誉为东方最大

纽扣市场

的桥兴

纽扣市场

,有近万名农民购销员串成了一个全国性销售网,全乡徽章、标牌、塑片市场,有7000多人在外推销产品。宜山区再生腈纶市场,有5000多人跋山涉水,挑着一袋袋衣服走村串巷……温州的农民购销队伍由各种职业的劳动者转化而来。此前他们可能是耕地的农民、乡镇企业职工,还有村干部、复员军人、民办教师等,也有相当比例的人,是从弹棉花、从事手工业、

做小生意

等行业中转化而来。这些人足迹遍布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都市通衢、穷乡僻壤,在全国人面前勾勒着潮州人的形象。他们经过风雨,见过世面,受到了锻炼;同时,长期的外出活动实践,培养了他们交往的才干,积累了经商经验,熟悉各地风土人情、生活习性及市场需求状况,建立了不少稳定关系的渠道,为购销活动的成功上打下了基矗这是一支勤快、精干、灵活的特种部队,为温州农村商品经济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在温州,能跑供销的人被称为“天兵天将”。

潮州人不在乎干什么,只要

赚钱的事

,不管自己以前熟悉不熟悉,就要干,什么看好就推销什么,并且“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吃、请、送、骗,白道的、黑道的,样样都使得出。

由于什么管用潮州人就用什么办法,因此,潮州人推销的产品大都畅销全国各地。

商业头脑特别灵光

潮州人的商业头脑特别灵光。在潮州人眼里,到处都是钱,关键在于你如何去发现与赚钱。

潮州人很善于从旁人漫不经心的事儿中挖掘出赚钱的契机。

最早贩销纽扣的购销员是叶尧林、叶尧青兄弟俩。起初,他俩从黄岩县路桥纽扣工厂买来一批纽扣,在桥头镇试卖,不到一天时间,价值400元的纽扣就销售一空,这个消息一传出,大家都跟着做起纽扣生意。结果,纽扣在桥头小商品市场中的比重越来越高。到了1981年下半年,纽扣摊位达100多个,成了桥头市场的主角。1983年2月,

纽扣市场

正式开放,很快以奇迹般的速度发展起来,成为闻名全国的纽扣

交易中心

,被香港《文汇报》誉为“东方第一纽扣市场。

外出经营

温州地处东海之滨,三面环山,东临大海,自古潮州人便以外出经商为荣,而且他们外出,绝无漂泊的感觉。他们背井离乡走南闯北,绝不是迫于生计或为挣钱娶妻生子,而是创业。相反,若是哪个小伙子长年厮守家庭,便会被视为窝囊没出息。这一点与宁波人非常相同。

在改革开放的大时代里,温州商人更是遍布中国以至世界,而且越来越由行商推销变为坐商,由游击方式转向坐镇赚钱,形成了“有市场的地方就有潮州人,有潮州人的地方就能开拓市场。

北京是温州商人在北方的大本营。北京城里有遐迩闻名的“温州村”,他们散布在大钟寺、五道口、沙窝和大郊亭,呈星状围着整个北京城。今天有许多大腕级的温州商人在北京城,例如蜚声海外的“101”

毛发再生精

发明者、人称“红色大亨”的亿万富翁赵章光,饮誉海外的“中国阿信”徐小英女老板,永嘉桥头纽扣市场出来的纽扣老板群,还有来自乐清柳市的电器电子大王,来自苍南金乡中国最大商标城的商标大王,也有一批年轻的在京城商海里搏击长空的一代儒商。

大上海也是潮州人大显身手之地。南京路是上海人最引以为豪的商品世界,而数以百计的店铺和柜台的真正主人却是温州商人。

北京去得,上海去得,“世界屋脊”西藏潮州人也敢闯。据统计,进藏行商者近一半是潮州人。拉萨还有一条以裁缝铺为主的“温州街”。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潮州人。

潮州人还大胆地杀向了海外。美国、巴西、日本、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等国,都有温州商人。在巴黎,还有“温州街”呢!在巴黎的13区和14区,住着的都是潮州人,听到的都是温州方言,甚至警察也得说温州话,潮州人达到8万人之多。

潮州人是“中国的犹太人”。温州有700万人,流往全国有200多万人,超过??的潮州人在全国各地或海外经商。

潮州人“四处出击,八面埋伏”的方式和“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精神,不仅活跃了各地的市场,成为“东方起动点”,更带来了发展市场经济的巨大的观念冲击

潮汕这称呼改为老潮州或古潮州怎样?

如此折腾,你们只记得古代的潮州府,却没注意到1991年分市前,如今的汕潮揭同属当时的汕头市。如此说来,为何只纠结潮州府,而不想想汕头市?为何用了上千年的潮州府又为何被年轻的汕头市给取代?现如今,潮州市早已不再是潮汕地区的政治、经济中心,未来的文化中心会不会易主还不一定呢。

下面的话是针对那些故意混淆“潮州府”和“潮州市”的人而发的,其他人我无意冒犯,也请勿对号入座。

除了“潮州府”这个名字早已不合时宜以外,还必须警惕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企图以潮州市之实,篡夺潮州府之名。玩文字游戏有意思吗?“一片江山尽姓韩”的潮州,别忘了韩愈当年说的可是“夕贬潮阳路八千”,那按这么算来,你们潮州是否还篡夺了潮阳的名分?网上称潮州市为“府城”,而相对应的,潮州人就是某称谓(府城**),意思就是那些人极其保守固化、冥顽不灵。而恰恰是这个地方的发展是最没有希望的,何其可悲!

文化是要靠经济实力说话的,一个经济都发展不好的地方,文化传承是否能绵延继续下去还不一定呢。

2016年汕潮揭三市GDP数据

以潮州市这样的成绩,怎么跟别人争?抢了个高铁潮汕站,却没本事改名为“潮州南站”或者“潮州站”,只能起了个不伦不类的名字。而高铁新城也不咋地。还不如学一下人家揭阳闷声发大财,不去计较什么“潮州”“潮汕”的。反倒是某些潮州人整天骂汕头大搞“潮汕论”取代所谓正统的“潮州论”。等到自己继续沦落下去,以后可能连“潮州”都只存在历史当中了。

特别声明:

评论区里太多太乱,各位新来的大兄弟没去看这也正常。但是,我在正文里说了,某部分只针对部分人,你们为何熟视无睹?然后就来把我批判一番!我说针对的人就是故意混淆“潮州市”和“潮州府”的人,因为在他们眼中,“潮州市”几乎就等同于“潮州府”,整天想着否认“潮汕”,骂汕头搞“潮汕论”,篡改历史。我也说了,里面的“潮阳”只是玩文字游戏,只是针对部分人,就好比古代的“潮州”和现在的“潮州”就能完全对应?

至于有的大兄弟说潮汕要团结,我以上言论并没有和他们矛盾,把我针对的那部分人剔除掉了,其他潮汕人大多数就比较统一团结了。

潮州市想要拥有文化上的“话语权”和“主导权”,也不掂量掂量一下自己。现在的潮州市,要政治地位没政治地位,要经济实力没经济实力。存柄嘴,谁会听你的?汕头和揭阳都在努力展示并且发展自己的“潮汕文化”,潮州拿什么和他们比?现在的潮州,总喜欢拿出那段历史出来吹,可是那段历史是潮州市所独创专享的吗?文化是虚的,要依托经济才能发展、发扬光大。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潮州的经济拿得出手吗?潮州的看家本领就是争、抢、吵、吹,正经事情几无作为。高铁潮汕站这副好牌,自己玩废了,别说汕头人,就连外地的都在嘲笑潮州的无能。汕头联络线,拖到省府都不爽了。自己做的孽,要别人如何看得起你?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